欢迎访问!
www.474755.com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474755.com > 正文

美国25年来都向谁道过歉?

发布日期: 2019-10-16浏览次数:

  每个人都会犯错,国家也不例外。尽管在托克维尔眼里美国是自由民主国家,但里美国的成长过程中,也刻尽了“错误”与“后悔”等字眼。130年前通过的《排华法案》就是其中一个。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华人移民成了第一批被美国国家机器系统性排斥和歧视的族群。不管这一声道歉来得多么迟,它带来的鼓舞和欣慰都是无可比拟的。每一次国家和政府道歉后面,都有着公民活动的铺垫,都有着社会认识的进步,都使人看到文明在国家政治层面的繁育。

  在民主机制里,要想维护利益就要积极参与和发声,没有天上掉馅饼的恩赐和礼物。以国家的名义向历史苦难道歉,是一种政治姿态,更是一种国家道德与正义的情怀。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历史,既反映这个国家的道德境界,也体现他们的国家智慧,直面历史真相是一种勇敢,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勇敢地说这句对不起。

  2012年6月1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排华法案》道歉案,由于去年10月美国参议院就全票通过了这一道歉案,6月18日众议院的行动,相当于在立法机构层面上完成了道歉案的法律化程序。 该法案以立法的形式,为美国国会在1882年到1904年间通过的限制在美华人基本公民权利的《排华法案》道歉。这项议案是由首位华裔国会女众议员赵美心牵头于去年5月向美国参众两院提出的。这也是美国国会众议院在25年之内通过的第四项道歉议案。这一法律化的本质,就是以国家立法的形式,正式就曾经排斥和歧视华人的做法而进行国家道歉,其严肃性超过了政府官员的正式或非正式道歉。这一严肃性,一定程序上弥补了130年的迟到而产生的缺憾。

  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该法案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针对某一族裔的移民排斥法案。法案限制在美华人的基本公民权利,包括10年内暂停华人移民和入籍,禁止华人在美拥有房产,禁止华人与白人通婚,禁止华人妻子儿女移民美国,禁止华人在政府就职等条款。这个法案直到1943年中国成为美国在“二战”中的盟友后才被废除。《排华法案》令华人在美国这个所谓的“文化大熔炉”里抬不起头,其遗毒甚至影响至今。一个30多岁的第三代华裔女士曾哭着说,她的父亲一直到死在纽约,都没有见到她的爷爷。即使生在美国,华人也要随身携带身份证明以待查验。这样的故事在当时华人中,到处都是。

  赵美心说,这意味着,美国国会正式承认了针对华人的这一段“丑陋和违反美国价值观的历史”。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前众议长佩洛西也对议案的通过表示祝贺:“美国如果想要在道德上占领制高点,就不能对自己国内歧视华人的历史视而不见。”正是由于一代代华人政治精英的崛起和努力,最终推动了美国上层对“排华法案”的反思。抵制“排华法案”,不靠神仙皇帝,靠的是华人自身的力量。美国向排华法案道歉不是良心发现的结果,也不是恩赐的礼物,是华人发声、抗争的努力成果。而美国会为“排华法案”道歉,冒充QQ好友买机票骗局嫌疑人看守所内自述视频曝光!并非等于美国社会对华人的歧视结束。【详细】

  2009年的最后几天里,恰好在圣诞节前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正式签署了一份“史上最低调”的道歉法案。这份法案向美国本土原住民道歉,这也是美国官方首次对牺牲重大的印第安原住民表示歉意。根据美国国会决议,美国政府应就“不理智政策和对印第安人采取的暴力、抢劫以及破坏与北美土著人达成的协议”道歉。但该文件同时指出,该文件不得成为印第安人向美国政府提出任何法律要求的依据。这份歉意即便是在外人看来也不够线年起,堪萨斯州议员布朗巴克和北达科他州众议员拜隆-多根便牵头操作此事,将文件递交审理,5年后美国众参两议院一致通过,奥巴马年底在文件上签字。除了用时不短之外,此决议的低调程度令人咂舌。向原住民道歉决议是和2010年的国防拨款法案打包放在一起的,很不起眼,并不引人注目,对美国政府在历史上如何使用不当权力对印第安人造成伤害的悔过描述很少。这份已经是缩水版的道歉决议几乎没有媒体报道,白宫未作声明,奥巴马本人也没有告诉任何原住民他签署了道歉案,在美国知道这件事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记者Rob Capriccioso愤怒地写道,“连说都不肯说、而且没人知道的道歉算哪门子道歉?

  美国政府在道歉决议上的措辞也是很有讲究的。“美国政府代表美国人民,向美国公民对印第安原住民做出的暴力、虐待、和忽略道歉”,请注意,在这里道歉的主角并不是政府,而是美国人民。布朗巴克提议为印第安人设立公共纪念日,但政府对这样的声音充耳不闻。布朗巴克认为理想状态下,这样的提议是与政治无关的。但现实是,美国两大党派都避之不及,害怕承担责任,考虑了太多自己的小心思和政治得失。1490年,西半球共有大约7500万印第安人;150年后,幸存的印第安人仅为600万人。时至1900年,美国只剩下25万印第安人。目前人口只占1.5%的印第安人处在社会最边缘最被忽视的底层,经济、社会和人文等领域的发展指标远低于全美平均水平。【详细】

  2009年,对美国与美国黑人来说,是极不平常的一年,马丁-路德-金诞辰80周年,林肯诞辰200周年,以及美国有色人种协会成立100周年,更是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年。2009年6月18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一项决议案,就历史上的黑奴制度和种族隔离政策,向非洲裔美国人正式道歉。美国国会“承认奴隶制和《吉姆-克罗法》的深刻不公、残忍、野蛮和非人道”,“谨代表美国人民,对非洲裔美国人及其祖辈在奴隶制和《吉姆-克罗法》下遭受的不公对待表示歉意”。

  实际上,早在2008年8月份,美国国会众议院就曾经表示过类似道歉,但只是口头上的。此次参议院道歉的重要区别在于,对是否向黑奴后代进行赔偿问题作出了明确表态——“该决议并不授权、不支持向美国黑奴后代的赔偿请求”。到今天,奴隶制和“吉姆-克罗法”对非裔美国人的影响仍然存在。 议案认为,这两个体系对非洲裔美国人造成了巨大的有形和无形损失。他们的尊严和自由遭到剥夺,事业和职业生涯受到打击,失去了收入和发展机会。

  吉姆?克罗是美国剧作家T.D.赖斯1828年创作剧目中一个黑人角色的名字,后来逐渐变成贬抑黑人的称号和黑人遭受种族隔离的代名词。19世纪70年代到1965年,美国特别是南部诸州通过一系列法律,在公共交通工具、学校、公园、墓地、剧院、餐馆等场所对非洲裔美国人和其他有色人种施行种族隔离制,剥夺非洲裔美国人选举权等权利。这些法律被称为“吉姆?克罗法”。 20世纪50年代以后,美国通过一些禁止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联邦立法,许多州和城市相继废止一些明显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性质法律,黑人在形式上获得选举权、被选举权和人身自由等权利。【详细】

  自1810年起,夏威夷一直是一个独立王国,但到了19世纪末,由于强邻美国逐渐成长为世界大国,夏威夷的独立历史很快就被终结。1893年,夏威夷的美国侨民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支持下发动政变,推翻利利沃卡加尼女王,并于1894年宣布成立“夏威夷共和国”。1898年美西战争后,美国国会以两院联合决议的形式通过了兼并夏威夷的决议。同年8月12日夏威夷正式成为美国领地,前“夏威夷共和国总统”——美国人多尔被任命为第一任领地总督。1959年3月,夏威夷作为第50个州加入美国,成为美国国旗上的第50颗星。

  20世纪70年代以来,夏威夷原住民中出现多个要求获得某种形式主权的团体,他们认为,1893年推翻夏威夷女王的政变和1898年的兼并,都是非法的,要求美国政府对这两个事件和1898年后长期的军事占领进行道歉和赔偿。他们要求主权的运动迫使美国政府开始让步。1978年,美国宪法规定在夏威夷州,夏威夷语与英语同为该州官方语言。1993年,在夏威夷利留卡拉尼女王被推翻100周年之际,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3多数,参议院以65票对34票,通过了“道歉法案”。11月15日,克林顿总统签署了这一法案,宣布代表美国人民,为1893年美国政府推翻夏威夷女王的政变正式道歉。【详细】

  1941年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袭击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日本的偷袭行为令美国政府和人民震怒。美国政府还将矛头对准了那些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日本人。全美国都在传言:是渗透到美国的日裔“第五纵队”向日军提供了准确情报。国内反日情绪的蔓延,为了防止日裔居民“帮助”日本军队登陆美国西海岸,有人建议将所有日本移民迁徙到内地,在严密监视下集中定点安置。

  1942年2月19日总统9066号行政命令,确定美国国内某些地区为“战区”,并可以对生活在“战区”内的人进行任何必要的限制,甚至可以把他们排斥在“战区”之外,并且对在西海岸的12万日本人作为敌侨放逐到美国内地。先是对西海岸各州所有日裔居民实施“宵禁”。随后便展开了强制再安置行动。拘留营设立在各州的为联邦政府所有的土地上,这些拘留营位于各州最贫瘠、荒芜的土地上,四周围着铁丝网和瞭望塔,从外观上看,与德国纳粹的集中营并无二致,罗斯福总统都不止一次地把它们称为“集中营”。 不少被认为“可疑”的日裔居民,还遭到了“隔离审查”。

  1944年12月17日,随着日本法西斯的节节败退,美国军事状况获得极大好转。鉴于日裔美国人的良好表现,美国陆军部宣布1945年1月2日结束限制行动,日本人可以回到西海岸。二战结束后,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被全部取消。从1945年开始,日裔美国人陆续对二战中遭到不公正待遇提起诉讼。1948年美国国会通过《美国日本人重新安置索赔法》。不过,到1962年,美国付出的赔偿仅有3600万美元。到80年代,日裔美国人索赔的要求骤增。1987年10月,美国国会又给予日裔总额不超过5亿美元的赔偿。1988年4月,又通过决定将赔偿总额提高到不超过13亿美元。1988年8月10日里根总统签署文件,就二战中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一事正式道歉,承认当时将日裔居民看成“外来的敌人”是出于战时的狂热和偏见,宣布给予曾经被关在拘留营中且仍在世的日裔美国人每人两万美元的补偿。【详细】

  美国国会有众议员和参议院,众议院有435个议员,参议院有100个议员。1882年《排华法案》是参众两个议院都通过的,是一部正式的移民法,那么,也应该让两个议院都以法案的形式道歉。流程上,首先要有议员提案,然后是政治游说,最后投票表决。找议员时,薛海培等首先取得了众议院亚太裔小组委员会主席的支持,然后,找到其中一名日裔“大佬” 迈克-本田。但那时,华裔议员赵美心刚好被补选进了众议院。各方对她期待很高,由她来牵头提案顺理成章。于是,在2010年5月底,薛海培与赵美心议员简单碰 了一下之后,就确定了提案的想法。

  之后,他们开始为提案作研究和准备。几个华人团体一道协助赵美心议员办公室起草了一份《排华法案道歉案》的初稿,然后,花了一段时间,为它找到了和共和党的支持者,做共同签署人。2011年5月,几乎同时,把提案交给了众议院和参议院,经过反复地小组讨论、议案修改和游说,2011年10月6日,参议院率先通过了这个道歉案。几天前,它在众议院,也终于被全票通过。道歉法案的通过离不开华人社团和其他兄弟社团的支持。日裔美国公民协会、美国犹太人协会、美国黑人有色人种协会陆续加入、声援,2010年底,一个“大同盟”成立,名字叫“1882计划”。

  道歉法案最大的依据,就是提案中附的华人团体联合署名《请愿书》。华人在美国的“政治参与度”整体不高,但《请愿书》上,有165个华人团体签名。这是个不可忽视的政治意愿,可以说,没有它,就没有提案。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大量的美国人不知道有《排华法案》这个事——包括很多国会议员,都不知道。何谈道歉?我们游说的主要工作,就是一个个地去宣讲这段历史,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说通”。 但华人对美国公共事务的参与度,整体不高,这无论从历史引介还是政治资源上,都为游说增加了阻力。游说花了整整两年,中途时紧时松,但始终没停。

  民主政治就是这样,如果你自己不发声、不参与、不在乎,那么不会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美国的道歉多半是出于实用主义哲学的原则,在对旧恶改正不彻底的情况下,视外部情况的压力作出调整。当时的美国废除了执行长达60年的《排华法案》。这种并非出于内部强烈的道德自省,而是基于对外部利益的权衡之下的国家利益行动,是一种现实主义的利益交换。毫无疑问,现实主义的利益交换,在国人圣人化与国家帝国化之间做出平衡,助推了国力的强盛。美国的道歉,无论是否蒙受了实用主义的阴暗心理影响,都是基于一个前提:承认历史的错误。《排华法案》道歉案,虽没有提到对华人的赔偿,但一个历经130年之后,参众两院全票通过的国家道歉案,足可以看出道歉之真诚。

  道德制高点的抢占,并不能通过强权、通过话语霸权或政治谎言来获取,而是通过尊重弱者,尊重不同的族群,拥有政治权力者通过谦卑的心灵来达成。【扫黑除恶 吉林亮剑】“扫黑除恶”知识点这20多个问答都跟你说,只有真相与和解,才能使一个民族重新拥有光明的未来。每一次国家和政府道歉后面,都有着公民活动的铺垫,都有着社会认识的进步,都使人看到文明在国家政治层面的繁育。以国家的名义向历史苦难道歉,是一种政治姿态,更是一种国家道德与正义的情怀。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历史,既反映这个国家的道德境界,也体现他们的国家智慧,直面历史真相,是一种勇敢,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勇敢地说这句对不起。 【详细】

  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向华人铁路工人道歉,同时也为1923年“人头税”停征后实施的《排华法案》表示最深切的悔过。

  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道歉。

  1993年4月、1996年8月及1997年9月,南非总统德-克拉克数次为种族隔离政策道歉。

  教皇保罗二世在2000年千禧弥撒上,为基督教会两千年来所犯下的种种不义请求宽恕。

  2008年澳大利亚国会为政府在1870年到1970年强加给土著人的同化政策道歉。